<u id="5i2lv"></u>
  • <track id="5i2lv"><menu id="5i2lv"><div id="5i2lv"></div></menu></track>
      <rt id="5i2lv"></rt>
    <ruby id="5i2lv"><menu id="5i2lv"></menu></ruby>

    <strong id="5i2lv"><tbody id="5i2lv"><delect id="5i2lv"></delect></tbody></strong>

  • <track id="5i2lv"><menu id="5i2lv"><big id="5i2lv"></big></menu></track>
    RSS訂閱瀏覽歐博自媒體網能讓您了解到網友們關注的所有新聞信息!
    你的位置:首頁 ? 社會沙龍 ? 正文

    你還敢玩嗎?大學生自制“搶紅包軟件獲利600萬”

    選擇字號: 超大 標準 申博官網 發布于2017年06月09日 屬于 社會沙龍 欄目  0個評論 3834人瀏覽

    微信紅包


      騰訊公司旗下的微信是國內是一款擁有數以億計用戶的社交軟件,最高活躍用戶數量達到9億余萬。微信界面非常簡潔,功能也非常多,其中一項就包括搶紅包功能,自從推出“微信搶紅包”功能后,吸引了不少用戶的喜愛。本來是一項非常有趣的功能,然而就有不法分子抓住了這一點,通過建微信搶紅包群來非法獲利,更有甚者竟然制作“搶紅包外掛軟件”牟利,只要開著該軟件,幾乎每個紅包都能搶到,而且還是搶最多的。


      近日,江蘇省泰州市警方破獲了一起制作并售賣“搶紅包外掛軟件”的案件,涉案金額達到4000多萬元,抓獲犯罪嫌疑人12名;其中制作并售賣該軟件的兩名嫌疑人獲利共600余萬元,而且二人竟然還是在校未畢業的大學生。


      據悉,這起案件是目前利用微信搶紅包進行賭博涉案金額最大的案件。他們利用一款名為“教父”的搶紅包軟件,把軟件安裝在已經“越獄”的蘋果手機上,然后對對微信程序的功能進行修改,就可以直接改變“微信搶紅包”的金額數量,令到自己每次搶的紅包都會是最多的那個。


     案發過程:夫妻開軟件搶紅包露馬腳


      泰州市居民王元和李鳳(化名)夫婦,是一對長期沉迷賭博的賭徒且無固定工作。2016年下半年,夫妻二人開始加入各種微信搶紅包群,參與群中以一種玩法名為“捕魚玩法”的搶紅包賭博,此種玩法是由某個群成員發出固定金額的紅包,約定搶到紅包金額尾數的某個數字為“雷”,如果搶到尾數數字為“雷”的人,就要全額發回紅包給發包人,沒踩中“雷”則不用賠。


      起初,夫妻二人都是贏多輸少,但是長久下來就慢慢變成是輸大過贏,要怎樣才能盡量減少中“雷”?通過與微信賭博群群主的介紹,夫妻二人在“百度搜索引擎”找到一款名為“教父”的外掛軟件,并從微信名字為“成都三哥”的網友處購買了“教父”的注冊授權碼。


      夫妻二人使用外掛軟件搶紅包,一時間果真贏了不少錢,嘗到甜頭的夫妻倆從外掛軟件上看到了商機,又先后多次向“成都三哥”購買多個注冊授權碼,二人商量后決定以每個300至400元的價格把“教父”外掛軟件專賣給其他玩搶紅包的賭徒,并向他們索取10%的利潤分紅。因為“教父”外掛只能安裝在已經“越獄”的蘋果手機上,他們就到二手機市場,專門購買二手蘋果手機,把手機進行“越獄”安裝外掛后,連同手機一起出售,僅僅一個多月就盈利數萬元。


     警方:循線追蹤發現經銷網絡


      在充分掌握王元、李鳳夫婦二人犯罪事實后,民警迅速將二人抓捕歸案。通過審訊后警方發現王、李二人只能算是“教父”外掛的小蝦米,在其之上則還存在著高級經銷商和軟件作者等重要大鱷。


      考慮到案情復雜、涉案金額較大,泰州市警方快速抽調力量成立了專案組,開展深度偵查工作。


      經過多次的網絡和實地調查,民警終于鎖定“成都三哥”身份為田某(女)。同時,通過調取田某的微信數據進行分析,專案組成功發現可能是田某上線的3名嫌疑人“B哥”“顏值”“爐裂”。


      5月25日,在上級公安機關的指導支持下,警方在福建、江西、山東、廣東等6省抓獲12名犯罪嫌疑人,其中就包括“教父”外掛團隊召集人、財務、軟件作者和一級經銷商等8名核心人員。


     交代:制售外掛共獲利600萬


      隨著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落網,這起案件的疑團也全部解開,令人意外的是,教父”團隊的召集人戴某和軟件作者鄭某竟然都是在校大學生。


      令人驚訝的是,“教父”團隊召集人戴某和軟件作者鄭某竟然都是在校大學生。據了解,今年21歲的鄭某從小開始學習計算機編程,在初中時代就開始自己嘗試編寫程序,其后更是考取了某大學計算機系。近年來,網上出現了不少“搶紅包”外掛,因鄭某平時偶爾也玩下搶紅包,鄭某就想著為什么不自己編寫一款外寬呢?鄭某便在網上下載外掛,并在其它外掛借鑒的基礎上,結合自己的想法寫了“教父”外掛代碼。


      據鄭某交代,起初他只是將“教父”外掛共享在網絡論壇供網友免費下載使用。后來同學戴某提出了利用外掛軟件賺錢的主意。戴某隨后用微信加了上百個“微信搶紅包群”,開這外掛搶紅包,短短數月時間二人便瘋狂獲利600余萬元。后來因為二人都覺得自己操作是在太累,便在網絡招收下級代理商,最終形成了8人的“教父”團隊,并以每個外掛授權碼120元的價格批量賣給二級經銷商,二級經銷商再賣給三級經銷商,以此類推層層獲利。


      據警方保守估計,自16年7月以來“教父”外掛授權碼已售出13萬個,涉及此案的二級經銷商有20余名、三級經銷商有300余名,案件總涉案總金額高達4000余萬元。


    標簽:

    猜你喜歡

    登入歐博平臺
    最新發布的文章
    熱門文章
    少妇把柄委屈无奈献身

    <u id="5i2lv"></u>
  • <track id="5i2lv"><menu id="5i2lv"><div id="5i2lv"></div></menu></track>
      <rt id="5i2lv"></rt>
    <ruby id="5i2lv"><menu id="5i2lv"></menu></ruby>

    <strong id="5i2lv"><tbody id="5i2lv"><delect id="5i2lv"></delect></tbody></strong>

  • <track id="5i2lv"><menu id="5i2lv"><big id="5i2lv"></big></menu></track>